最嚴格水源保護下的林水生態

標簽:
776人看過

“美酒必有佳泉。”中國釀酒大師、瀘州老窖副總經理沈才洪接受《中國綠色時報》記者采訪時如是說。

五糧液、瀘州老窖、郎酒、沱牌舍得、劍南春、全興大曲……四川美酒全國飄香,滋養了千年巴蜀文化的潔凈水源功不可沒。

4月13日至20日,記者跟隨中華環保世紀行采訪團前往四川這個水資源大省采訪飲用水源安全,深入成都、遂寧、內江、宜賓等地市探視最優質水源背后,相互依存、相伴而生的森林、濕地與水生態

森林與水

森林是優質水源的最基本保障

“保護天然林是水源涵養最根本的措施,天然林下的腐殖質對保持水土有著異乎尋常的作用。”四川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李崇禧以這樣的開場白向20多家中央媒體介紹飲用水源保護工作。

李崇禧曾在上世紀90年代擔任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委書記,對于林與水的關系有著深刻的理解。這種理解源自阿壩這樣一個我國最早實施天然林保護工程的生態脆弱地區的主官,顯然更容易讓人理解。

“當年,阿壩州財政收入一年1.37億元,有7800萬元是砍樹的收入。我上任第一件事就是嚴禁亂砍濫伐,依法嚴懲偷砍盜伐樹木的違法者,然后就是一門心思想著怎么栽樹。”李崇禧回憶。

不斷植樹造林,以及天然林保護、退耕還林等工程的實施,李崇禧卸任阿壩州委書記時,阿壩的整體生態狀況有了明顯改善,全州枯水期水儲量翻了一番,僅九寨溝、四姑娘山生態旅游每年給阿壩州財政帶來的直接收入就超過7億元。

目前,依托國家重點林業工程,四川在長江、金沙江、雅礱江、大渡河、岷江、沱江、嘉陵江、涪江等江河發源地及其一級支流、二級支流源頭,大中型水庫周圍大力營建水源涵養林及水土保持林,全省共營建水源涵養林地4718萬畝、水土保持林1.73億畝。“這為四川的優質水源供給提供了最基礎的保障。”四川省林業廳總工程師駱建國說。

瀘縣位于盛產瀘州老窖和郎酒的瀘州市上游地區,通過封山育林、退耕還林,發展丘陵特色林業,為瀘州源源不斷地輸送著潔凈的水源,但是瀘縣縣長譚光軍認為還不夠:“生態是最重要的品牌,要通過更嚴格的生態保護措施,讓瀘縣每條河流的水質基本達到原始狀態,不僅僅是達標。”

濕地與水

濕地是飲用水處理的第一道工序

距離成都市郫縣自來水6廠取水口直線距離不足200米,是經過人工干預恢復的云橋濕地。清澈的徐堰河水經過云橋濕地的自然過濾、沉淀后,進入自來水廠處理,然后沿著四通八達的地下管道通往成都市區80%的家庭、企業。

如今,走在云橋濕地,安家的鳥兒可以經常看到,偶爾聽到幾聲蛙鳴,人工補植的濕地植物也已鋪展開身子生長。四川省建設廳城市建設處調研員崔慶民告訴記者,水在進入自來水廠前,先流經云橋濕地進行初級還原,包括雜質的沉淀、營養化物質的吸收以及重金屬的過濾凈化等,這可以看做是自來水處理的第一道工序。

云橋濕地恢復之前是大片的稻田。從2011年開始,郫縣跟四川省林業廳、世界自然基金會、四川大學、中國科學院等開展合作,引進先進的濕地保護與恢復理念,在水源地建設人工濕地,利用濕地天然的“排毒”、“解毒”功能凈化水源。

世界自然基金會成都項目辦公室主任李葉告訴記者,作為新的城市水源地保護模式,云橋濕地的探索已經被人們接受,未來將在現有基礎上再擴大150畝退耕還濕面積。而這一在水源地附近通過人工干預建立恢復濕地保障飲用水安全的模式,在探索成熟時有望在四川推廣。

四川省濕地總面積421萬公頃,幾乎全部分布在全省的重要水源地帶,這些濕地與森林生態系統每年的蓄水量達到760多億立方米,維系著四川的水生態安全。但是經過多年的開墾破壞,四川濕地的生態承載能力大幅下降,黃河上游若爾蓋濕地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如今,人們開始逐漸意識到濕地對于維系水安全和生態平衡的重要性,開始著手恢復建設整套完整的濕地生態系統。

水源保護困境

生態補償如何從白紙黑字變為真金白銀

對于飲用水源的保護,每個地方都有著最嚴格而近乎苛刻的規定。

《四川省飲用水源保護管理條例》就有7大章46條,其中對于水源林保護等也有著嚴格的要求:禁止非更新性、非撫育性砍伐和破壞飲用水水源涵養林、護岸林和其他植被;在飲用水水源保護區和準保護區內采取相應的工程措施或者建設水源涵養林、護岸林和人工濕地等生態保護措施,保護飲用水水源水質等。

但是法律規定在現實的實施中仍然面臨著不小的困境,其中最突出的是對飲用水水源保護區生態補償機制的落實。“水源地禁止砍伐樹木,不能發展工業,這對當地經濟發展肯定有影響。我國生態補償機制提了很多年,但是真正得到落實的很少,市本級財政內的轉移支付已經很少見,涉及地市之間、跨省區的生態補償就更加困難,需要在更高層面加以推動。”四川省環保廳副廳長鐘勤建說。

這也是讓許多水源地為政者頗為為難而耿耿于懷的事情。“水源保護區一般都是相對欠發達的地區,以林木管護為例,樹木只準造、不準砍,當地老百姓很難受益,還有常年的管護費用,這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一路上,很多官員都提到了相同的問題。

成都市今年開始了新的嘗試。今年,成都成立了郫縣飲用水源保護專項資金,從今年開始市級財政每年安排不少于6000萬元用于飲用水源地保護。“對于上游的阿壩州,成都市也制定了相應的補償政策,采取聯合開辦工業園區的方式給予支持。由成都市投資60%、阿壩州投資40%在成都金堂縣淮口鎮開辦“成阿工業園區”,園區工業利潤按成都市35%、阿壩州65%分配。”成都市市長葛紅林介紹。這種嘗試讓一直期待生態補償機制推行的人們看到了新的希望。

相關內容

網友評論 寫評論

?2019 南京大運園林綠化期待與您攜手創造美麗的風景!營業執照組織機構代碼證網站地圖
咨詢電話13951909094
當今的城市、隨著人口急劇增加,環境質量不斷下降。生活在大都市的人們,遠離綠色,遠離大自然,對城市環境的喧囂和擁擠,日感不安。于是,人們渴望綠色,返歸大自然的呼聲日漸高漲。誠然,人類離不開綠色環境。同時還需要創造綠色環境,在城市環境綠化中是一道永恒的話題。
竞彩足球比分技巧 福建十一选五怎么算中奖号码准确 万国彩票平台注册 贵州11选5任三技巧 赶会卖东西赚钱吗 新疆十一选五分析软件 ico私募怎么赚钱 湖北十一选五一定牛 dnf自动刷图外挂刷哪里赚钱最快 福建11选5中奖规则 中国竞彩足球 摩托车海南环岛赛组图 贵州11选5 往今日头条发文章能赚钱 浙江体彩飞鱼彩票控 丰禾棋牌为什么打不开 二分彩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