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北方大城的綠化反思

標簽:
686人看過

編者按:20多年前,哈爾濱這座位于我國最北方的省會城市曾經是很多北方城市進行綠化工作時學習的榜樣,但隨著時間的流逝,它不僅沒有讓這項優勢發揚光大,反而在一個個綠化理念的影響下迷失了自己。對它來說,最重要的除了找對路,還要堅持走下來。

近20年來,哈爾濱的城市綠化積累了寶貴的經驗與教訓。其間,樹種變化,模式更迭,理念之爭,為我們展示了一個豐富的發展鏈條。城市管理者和綠化專家一直在艱苦探索適合我們城市的綠化模式,事實證明,城市綠化迫切需要科學的、長遠的、可持續發展的體系,此時,綠化新理念應時而出。

蟲害之變:本土樹種勢微

哈爾濱的綠化底子并不薄。從事60多年綠化工作的東北林業大學教授聶紹荃清晰地記得,上世紀80年代前哈市綠化一度全國領先,不時有外地專家來學習經驗。 

然而,有專家指出,哈市多年綠化的結果,卻是在全國城市綠化中排名越來越靠后,甚至有了“墊底”的危險。如此重視綠化的城市緣何走到了今天? 

20年前,哈市一次極寒天氣和病蟲害,使本地樹種讓出了綠化主力軍位置。一位綠化專家回憶,當時相關部門單方面將問題歸于本地樹種的病蟲害,將榆樹等樹種排除在了骨干樹種之外。之后幾年,一場“天牛”病,又把糖槭樹排除在骨干樹種之外。加上楊柳飛絮等問題,本土幾大骨干樹種地位都出現下降。 

“其實病蟲害是城市綠化中不可避免的問題,一有病蟲害先否定樹種,這是不科學的。”哈市園林學會理事長馮美瑞認為,綠化和其他行業最大的區別在于后期的管護和養護,不能栽了樹就算“綠化”。選擇樹種種植、專業養護研發、系統的病蟲害防治,對于綠化是同等重要的“三駕馬車”,缺一不可。但是,專家的觀念在當時并沒有引起重視。少種本土樹種,城市綠化種什么?這個問題一直困擾著城市綠化工作。

逐利之迫:綠化空間漸窘

也是在20年前,哈市本土樹種地位下降的同時,園林業正式進入商業化時期,大批園林公司迅速崛起。這些園林公司為追求商業利潤,競相引進外來樹種。但在引入樹種時,他們并未充分考慮其是否適合當地氣候和自然條件,導致“本地苗圃不育本地樹苗”,本地樹種發展停滯;而后來事實證明,外來樹種不能完全適應當地氣候,未能在哈市站穩腳跟。 

市場運作放棄了宏觀規劃,一味追求景觀效果和短期效應,卻忽視了生態效應和長遠發展。 

綠化專家馮美瑞記得,上世紀80年代,哈市的工廠、居民區都是森林式綠化的樣板,引來北京科研團隊來哈調研。上世紀90年代末,哈爾濱迎來了城建大發展,很多工廠退出二環主城區,大量住宅樓拔地而起,大量的路橋開始建設。在這一過程中,成片的工廠里的林木,為城市發展讓路,部分林蔭大道消失了。 

“如果這些廠區樹木得到有效保留,現在的綠化肯定會有更好的結果。”專家們惋惜地說。“想種樹都沒地方了”,只能通過彩化等園林觀賞方式彌補,卻遠達不到綠化的生態效果。在商業化面前,綠化的生態作用被舍棄了。

理念之立:前人栽樹后人乘涼

細數哈市綠化之路,聶紹荃一語中的:“綠化理念一直沒有得到明確,缺少宏觀長期綠化規劃引導是重要原因。十年樹木,綠化工作不能急于求成。” 

其實,哈爾濱早在20多年前就曾提出過“城市綠地遠期系統規劃”問題,但一直沒有以官方形式確定、下發。提及此事,當年起草這一文件的綠化專家張志相非常遺憾,沒有系統規劃指引,綠化必然形成短期效應。 

一種樹木栽植的效果需要七到八年時間才能顯現,但頻頻轉換的綠化方向,讓哈市綠化工作形勢越來越迫切。參與多年綠化工作的專家回憶,進入2000年,冰城綠化開始了“大樹進城”,目前經緯街、和興路兩側的五角槭、銀中楊才開始顯現效果。但當時由于操作中忽視了樹木的適應能力,很多從林區直接移植的樹木因水土不服沒有成活,同時當年干旱,沒有及時科學養護,也導致很多大樹死亡。 

還沒有來得及總結如何改善,綠化理念再次轉變。近十年間哈市又不斷地學習大連種草、學習沈陽密植……“不斷改進的綠化出發點都是好的,但是否適合本地,只有經過實踐檢驗才能看出效果。”聶紹荃總結說:“不能單純地否定任何一種綠化形式,重要的是它是否科學,是否得到了堅持,城市十余年的綠化工作缺少的,恰是一份科學理念和堅持。” 

近日,在哈爾濱市政府綠化會議上,宋希斌市長提出了“前人栽樹、給后人留下一片陰涼,未來十年內不能伐一棵樹”、“柳、楊、榆、糖槭作為鄉土樹種,今年要成為城市綠化主角”等理念。 

“栽樹是蔭及子孫的事情,只有科學地種、有效地管,才能讓城市綠化穩中求發展,才能在幾年后真真正正看到綠化效果。”聽到這些,聶紹荃教授感慨,這些綠化理念讓哈爾濱的綠化看到了希望,若這些理念能落到實處,“幾年后且看效果!”

相關內容

網友評論 寫評論

?2019 南京大運園林綠化期待與您攜手創造美麗的風景!營業執照組織機構代碼證網站地圖
咨詢電話13951909094
當今的城市、隨著人口急劇增加,環境質量不斷下降。生活在大都市的人們,遠離綠色,遠離大自然,對城市環境的喧囂和擁擠,日感不安。于是,人們渴望綠色,返歸大自然的呼聲日漸高漲。誠然,人類離不開綠色環境。同時還需要創造綠色環境,在城市環境綠化中是一道永恒的話題。
竞彩足球比分技巧 下载斗牛赚钱提现软件 职业lol靠什么赚钱 恒生指数怎么比较买跌赚钱了 财经新闻股票行情查询上证指数 时时彩本金200赚钱计划 储备金模式怎么赚钱 三七大天使游戏怎么赚钱 开烤包子点能赚钱吗 哪些旧货赚钱 怎么预测股票涨跌 打工直通车站长能赚钱吗 怎么样在手机上建平台赚钱 怎么在全民k歌里赚钱吗 哪些专业最容易赚钱 屠宰杀鸡生产线赚钱吗 南京美团打车赚钱吗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