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在老園林邊混搭的樸素現實

標簽:
737人看過

西三環紫竹橋至航天橋一帶給人的印象有些散亂:這里既延續了海淀區西北部高校、科研單位云集的人文氣息,環路兩側又建有大片住宅區,不少高層塔樓矗立在街邊,成為裝點西三環的醒目風景;同時,這里還零星散落著幾座寫字樓,隱約透露著一些商務氣息;最值得注意的是,此段環路東側,坐落著兩座歷史悠久的園林——紫竹院和玉淵潭,作為頗能聚攏人氣的公共空間,它們與附近居民的生活關系密切,也帶動了周邊房地產的發展。 

缺少整體規劃設計的“混搭”風貌

在三環路陸續修建、貫通之前,“荒郊野外”是這一帶典型的地貌特征;“菜地”、“荒野”也是附近老人回憶起“前西三環”時期時最常提到的字眼。“這里原來就有路,上世紀80年代又一段一段重新進行了整修,有的路口先修立交橋再修路,有的路口則是先鋪路再建橋。直到上世紀90年代,西三環才完全貫通。”上世紀80年代,劉大爺搬進了車公莊西路一棟緊挨三環路的高層塔樓里;在風中,他瞇著眼回憶起眼前已川流不息的三環路,就像念叨一個自己看著長大的孩子。 

“三環路跟四環路的一個區別就是,四環路是先貫通再對周邊進行規劃設計,而三環路在貫通之前周邊已經陸陸續續有了一些建設,所以兩側建筑風貌的設計感不強。”清華大學建筑學院城市規劃系教授邊蘭春說,“比如這里有些住宅區建得比較早,所以西三環建成后,就成了緊鄰環路的居住類建筑。除了大型居住區,這一帶還有一些文教類建筑以及呈零散態勢的商業寫字樓。對這一區域影響較大的還有紫竹院和玉淵潭兩個公共開放空間。因此從總體上看,紫竹橋至航天橋這一段環路周邊明顯缺少整體的設計規劃。” 

的確,從北京舊城由東向西依次經過西二環和西三環,可以看到西二環周邊的高樓大廈已經頗具規模,散發著濃烈的商業氣息,而西三環兩側的風貌則呈“混搭”局面,遠沒有形成統一的風格。“從城市景觀的規劃設計上來看,西三環是遠遠不能與西二環相比的。”邊蘭春指出,“西二環附近通過舊城改造已經打造成了具備整體規模和統一城市功能的金融區和商務區,而目前西三環周邊可改造用地并不多,其改造更新也需要更長的周期。” 

尚沒有具體規劃方案的“城市生活服務區”

去年曾有媒體報道,隨著北京商業地產的回暖,西三環地區有可能成為商務辦公新的亮點。而在此之前,位于紫竹橋西南側的國際財經中心的落成,也已隱約透出西二環金融街功能區對這一區域的輻射性影響。 

不過,“紫竹橋至航天橋這一帶并沒有大型商業”。近幾年,光耀東方中心銷售總監安娜對這段區域進行了調查,發現這里成熟的商業寫字樓很少,大概只有科原大廈、世紀經貿大廈、外文大廈等為數不多的幾幢,和金融街、CBD相比,“這里的商業氛圍要差很多”。 

“這幾年,金融街功能區一直在向西擴展,但應該不會延伸到西三環這部分區域。并不是說企業對此沒有需求,而是這里不能提供足夠的空間。這里可供使用的商用寫字樓太少,而據我們調研,它們的整體出租率已經在90%以上。”安娜認為,隨著金融街功能區的西擴,這里可能也會增加一些商業設施,但區域整體功能應該不會有太多轉變,“當然,區域內寫字樓的租金肯定會有所上漲。” 

記者了解到,北京市規劃委員會已將包括西三環紫竹橋至航天橋這一區域在內的海淀區南部定位為城市生活服務區,包括商業服務、會展服務、醫療服務、政務服務等等。但北京市規劃委員會海淀分局規劃科的一位工作人員表示,目前這一定位還沒有細化為具體的規劃方案。 

園林“生態效益”與被“壓迫”的公共空間

對這一帶的居民來說,紫竹院和玉淵潭公園無疑是日常生活中最重要的公共空間。 

今年77歲的王普1967年搬到位于紫竹院南路的外文印刷廠宿舍區,從此便經常光顧一路之隔的紫竹院公園。“我剛搬來時,紫竹院公園是不收門票的,收門票后,價格從2分到5分再到1毛……最后又不收門票了。紫竹院是附近街坊鄰居們的聚集地,大家對它都有很深的感情。至于玉淵潭,由于離得稍遠,去得比較少,但4月份櫻花開的時候也會去湊個熱鬧。”的確,對附近居民而言,這兩個公園早已不是單純的觀光景點,而是以它們潛移默化的“生態效益”深深融入了人們的日常生活。 

家住花園橋附近的李大爺上世紀70年代曾是甘家口派出所的民警,經常帶著聯防隊員到玉淵潭公園巡邏。“那時這一帶亂草叢生,在這邊打架的年輕人也很多,有次我一天就收繳了19把刀。那個年代流行一句話叫‘圈不圈看白邊,匪不匪看褲腿’。‘圈子’指‘女流氓’,她們經常穿白底懶漢鞋;70年代末年輕人中流行起穿喇叭褲,被不少人認為是‘不良青年’。80年代,玉淵潭還發生過青年用氣槍打死天鵝的事件,曾在社會上引起轟動。”后來,李大爺調到了紫竹院派出所,并從那里退休。 

如今,李大爺還經常會到兩個公園里轉轉,但看到旁邊高聳的新住宅樓,他也有些反感,覺得它們與公園“很不協調”。邊蘭春很理解居民們這種“不協調”的感受:“這些高層建筑對公園空間形成壓迫感,并影響人們從園內向外觀看城市天際線。這說明,我們對園林周邊建筑的規劃意識還不夠強。” 

區域文脈

利用水系講出歷史感

王彬,城市微觀地理學者

紫竹院和玉淵潭是北京比較重要的水系。紫竹院一帶曾是高梁河的起源地,而高梁河與北京建城有非常重要的關系。紫竹院的水來自昆明湖,經長河流到紫竹院,最終經西直門流入護城河。清朝,皇室成員尤其是慈禧,乘船去頤和園就是走這條水系。玉淵潭的水也來源于昆明湖。過去在玉淵潭的水邊還可以看到釣魚臺。 

現在紫竹院一帶在做一些游船項目,這未嘗不可,但要合理規劃,做出特色。比如可以講講北京城的起源、發展和水系的關系,做出真正的歷史感。但總體來講,這兩個水系旅游開發的意義不是很大,因為北京本身就是缺水的城市,游船項目可能會造成水污染,另外游客在水上也確實沒太多可觀賞的。 

區域規劃

被干擾的城市天際線

邊蘭春,清華大學建筑學院城市規劃系教授

紫竹院與玉淵潭是西三環較為重要的開放空間,如何讓周邊建筑與它們相協調是很關鍵的。 

從西三環向東看玉淵潭公園確實很美,有水有樹,但我認為我們不應該像在東二環或東三環那樣,開著車去感受環路兩旁的街景,而應從公園內部向外看城市的天際線。在北京可以看城市天際線的地方并不多,而玉淵潭公園卻有條件成為一個不錯的觀賞地點。但公園周邊一些高層建筑對此造成了不良影響,比如南側的緣溪堂,它可以從高處俯視玉淵潭,借了景,但對公園會造成一種壓迫。同樣,紫竹院公園西側的人濟山莊也存在這樣的問題。對這兩座園林來講,周邊的建筑應該由近到遠,從低到高,這樣就可以形成輪廓線。現在,從玉淵潭公園內向西看的效果相對較好,中央電視塔也是很好的城市景觀。 

此外,也應考慮公園與周邊文化設施的銜接。比如紫竹院公園周邊有國家圖書館、萬壽寺等,它們集中在一起很好,但在相互銜接方面做得還不太夠,可以考慮怎樣可以從國圖直接去紫竹院公園,再從公園去萬壽寺,在陸路上使這些文化設施更好地銜接起來。 

相關內容

網友評論 寫評論

?2019 南京大運園林綠化期待與您攜手創造美麗的風景!營業執照組織機構代碼證網站地圖
咨詢電話13951909094
當今的城市、隨著人口急劇增加,環境質量不斷下降。生活在大都市的人們,遠離綠色,遠離大自然,對城市環境的喧囂和擁擠,日感不安。于是,人們渴望綠色,返歸大自然的呼聲日漸高漲。誠然,人類離不開綠色環境。同時還需要創造綠色環境,在城市環境綠化中是一道永恒的話題。
竞彩足球比分技巧 官方能提现的棋牌游戏 澳洲幸运10总和单官网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重号走势图 白山视频棋牌游戏下载 12注二码(含组三)方法 新疆十一选五遗漏 师门不赚钱 秒速飞艇投注平台 棋牌捕鱼 重庆时时彩技巧 黄金岛棋牌游戏大厅 新疆时时彩开奖直播现场 内蒙古十一选五体彩 工程类干什么项目比较能赚钱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记录 虚拟币赚钱教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