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杏樹價暴跌預警 綠色市場隱憂乍現

標簽:
908人看過

你看,就這同樣一棵樹,去年的時候賣到1萬元以上,今年只能賣到6000元。如果踩不準點,很可能賠得血本無歸。”10日,臨沂市郯城縣新村鄉,薄霧籠罩下,山東坤寧銀杏苗木基地總經理周士寧,指著公司空地上堆放的幾株打包好的銀杏樹說道。

2011年,在這個被稱為“天下銀杏第一鄉”的地方,祖祖輩輩種樹的農戶遇到了罕見的行情,銀杏苗木價格半年時間即上漲一倍。然而,半年過后,火爆的市場需求卻驟然降溫,樹價大幅回落至最高點的近一半,讓原本熱情高漲的農戶措手不及,也讓當地的苗木經銷商們面臨巨虧的風險。

經濟導報記者在采訪中發現,在綠化花卉生產占全省60%以上的臨沂,上述情況不僅出現在銀杏苗木市場,2011年以來多類綠化苗木價格均出現了暴漲暴跌的現象。這其中,有市場因素,也有政策因素,但是由于缺乏有效的計劃,且苗木生產者從接到市場暢銷信號到苗木投放市場存在較長的時間差,這個“綠色市場”的風險正在逐步放大,其前景令人擔憂。

曾經一樹難求

“去年的時候,就算你不懂,下去收一車樹,回來轉手一賣就能掙個兩三萬。”10日,在導報記者乘出租車去新村鄉的途中,“的哥”王崇崗談起去年的行情興奮不已。如果不是他的介紹,導報記者很難想象,種在路邊田地里的一棵棵光禿禿的樹會那么值錢。

“胸徑在20公分且樹形好的銀杏至少1萬元以上,越往上價格越高,十幾萬元一棵的都有。”有10多年種賣樹經歷的周士寧也向導報記者表示,從2007年開始,當地的銀杏苗木價格就不斷上漲,每年10%-15%的漲幅都是正常的。到2010年和2011年上半年這段時間,銀杏苗木價格的漲幅讓他都有些吃驚,“至少翻了一番。”

導報記者隨后走訪新村鄉幾家銀杏苗木種植基地,其負責人均表示,從2010年開始,當地的銀杏樹市場異常火爆,不少外地人來這里買樹,而且大多都要胸徑20厘米以上的大樹。這不僅推高了大樹的價格,也拉動了農戶種樹的積極性,推高了小樹苗的價格。

新村鄉京魯苗圃總場第五分場的丁姓負責人向導報記者表示,與2010年同期相比,2011年銀杏小苗木的價格漲幅均在100%以上。如胸徑2厘米至5厘米的銀杏小苗木價格,由2元至15元漲到6元至30元;胸徑8厘米至10厘米的價格,由120元至200元漲到260元至400元。

“最火爆的時候那真是一樹難求。”郯城縣林業局銀杏產業發展中心的兩位副主任張振學和蘇明洲向導報記者表示,苗木市場在2007年的時候才開始回暖,之前當地已經積累了大量的苗木,但即便如此,依然不能滿足市場需求。

至于市場火爆的原因,張振學認為,一方面是由于房地產市場火爆,不少樓盤都靠強調小區綠化吸引購房者,于是紛紛購買成品樹栽種;另一方面則緣于最近兩年不少城市開始提出建設綠色森林城市。以重慶為例,自2008年當地啟動“森林重慶”以來,新栽種樹木面積高達798萬畝,比前10年總和還多出129萬畝,且不少綠化路段均以銀杏樹為主,這極大地刺激了市場需求。

如今接近“攔腰砍”

市場有好就有壞。在房地產市場經歷了2011年嚴厲調控后,新村鄉當地的苗木經銷商突然發現,那些拿著大把大把的錢來買樹的人變得越來越少了。

“現在你要是一點不懂,下去倒樹賣,肯定會賠光。”10日上午11點,在把導報記者拉到新村鄉最大的苗木市場后,王崇崗才道出了銀杏苗木市場中的風險。

導報記者注意到,雖然現在不是苗木交易旺季,但是該市場實在是過于冷清,銷售公司不是已經關門,就是門可羅雀。

“價格又回到了從前,買樹的人也少了。”周士寧對導報記者表示,現在胸徑20厘米的銀杏樹價格最高不過6000元,與之前相比降幅接近50%。

價格下挫讓市場風險劇增,周士寧說,之前由于當地苗木難求,不少樹商從外地進樹,再轉手賣出。“有從高位買進的,卻趕到低位賣出,刨去人工費、運輸費,虧損巨大。”

“主要是胸徑10厘米以上、25厘米以下的銀杏苗木價格出現回落。”蘇明洲對導報記者表示,銀杏樹價格從2011年下半年以來出現較大下滑,不過這僅限于中小苗木。由于銀杏樹生長期較長,胸徑在25厘米以上的都在15年以上,市場存量較少,受影響不大。

當然,這并不意味著風險不會增加。張振學對導報記者表示,在市場火爆時,不少樹商賺得盆滿缽滿,如此典型帶動下,農戶種樹積極性大增,2011年新種苗木達到1.4萬畝。“但是小苗木有時候一年才能長0.5厘米,成樹時間長,農戶要承擔的市場價格回調風險巨大。”

風險開始顯現

這并非危言聳聽,一些培育期較短的綠化苗木已經讓種植戶虧損巨大。導報記者在臨沂采訪了解到,在這個綠化花卉生產占全省60%以上的地區,已經有部分種植戶開始對后期市場的風險產生擔憂。

“以紅葉石楠為例。一株紅葉石楠的成本在0.25元左右,按2010年的行情,種植一畝紅葉石楠,產值可達六七萬元。除去購買小苗的費用、人工費及租地費2萬元左右,每畝凈收入在4萬至5萬元之間。而在2011年下半年,以往可以賣到1元或1.5元一株的小苗,只能賣到0.4元。”臨沂市河東區一家綠化花卉種植基地的站長王長水對導報記者說,出現這樣行情的,還有金葉女貞等多個品種。

“現在看來,一些短期品種,比如春天種苗、來年就賣的樹種,存在較大風險。”9日,臨沂市林業局種苗站站長牛天印對導報記者表示。

據了解,1999年至2003年,山東苗木產業就曾發展過熱,育苗面積從1999年的25萬畝驟增至2003年的100萬畝。由于市場飽和,苗木過剩,2004年開始,苗木市場降溫,中小規格苗木價格急劇下降,嚴重滯銷。一些規模小、經營分散的苗農由于缺乏周轉資金,難以為繼。“不少苗農甚至刨掉苗子當柴火燒掉。”經歷過那一階段的王長水說。

王長水認為,做苗木生意最大的風險就在是否選對了種植品種。一旦“跟風”別人都種的品種,利潤就會被嚴重稀釋。“這就需要極好的市場判斷力。”

山東農業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孫慶東對導報記者表示,從育苗周期看,苗木生產者從接到某種苗木暢銷的市場信號到所種苗木投放市場,存在較長的時間。期間苗木市場又受諸多因素影響,易于波動,這就決定了苗木生產者要承擔比生產其他商品大得多的市場風險。

同時,樹木的生物學特性決定了苗木用途單一、不能貯存、使用受地域限制、銷售受季節限制,這無疑進一步加大了苗木生產者的市場風險。

“所以,苗木生產不能完全由市場調節,種苗產業化的健康發展必須在一定程度上實行有計劃的指導。”孫慶東建議,面對較大的市場波動,可以實行適當的行政干預,增加造林和育苗環節中的計劃性,減少隨意性,以避免風險進一步放大。

相關內容

網友評論 寫評論

?2019 南京大運園林綠化期待與您攜手創造美麗的風景!營業執照組織機構代碼證網站地圖
咨詢電話13951909094
當今的城市、隨著人口急劇增加,環境質量不斷下降。生活在大都市的人們,遠離綠色,遠離大自然,對城市環境的喧囂和擁擠,日感不安。于是,人們渴望綠色,返歸大自然的呼聲日漸高漲。誠然,人類離不開綠色環境。同時還需要創造綠色環境,在城市環境綠化中是一道永恒的話題。
竞彩足球比分技巧 带折线的排列三走势图 2017适合干什么能赚钱 129期大乐透开奖号码预测 股票期货配资赚钱吗 pk10的技巧有哪些 储备金模式怎么赚钱 新疆十一选五助手 任九推荐历史记录 蓝洞棋牌app棋牌中心 地下城合成还能赚钱吗 江西多乐彩仁五遗漏数 晓游棋牌充值中心 不谈情说爱只想赚钱的说说 时时彩计划 河北11选5胆拖投注表 旅行娃可以赚钱么